老区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老区资讯
给乌鸦“正名”
发布时间:2015-12-03
  

孙连春

乌鸦是什么鸟,它是雀形目鸦科数种黑色鸟类的俗称。但在所有鸟类中,乌鸦是声名最坏的一种鸟。迄今,人们对它有两种认识:少数人认为乌鸦是害鸟,无功都是过;多数人认为它是益鸟,功大于过。持前一种看法的人主要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而持后一种看法的人则是随着人们对动物的研究,对乌鸦给予了正确客观的评价。

乌鸦不是候鸟,是留鸟,尤以我国北方为多,它喜欢在树上筑巢,过群居生活,全身羽毛多是乌黑色,表象并不十分漂亮,声音沙哑平直,生硬噪耳,人们一听就会蹙起眉头。对它不但没有亲近感,反而倒是增加了厌恶感,这是缘于一个古代神话毁坏了它的形象。古希腊一个神话说:“太阳神阿波罗与格露丝相恋,派作为圣鸟的乌鸦去监视格露丝的操守。一天,乌鸦看到格露丝与其他男子往来,以为她与其他男子有染,就回来向阿波罗报告,阿波罗一怒之下射杀了格露丝。后来,事实证明格露丝并未与其他男子私通,阿波罗又迁怒于乌鸦,使乌鸦背上了欺骗的恶名。”中国古代巫书中说它常常代表着死亡、恐惧和厄运,甚至连它的悲哀叫声也被看做是不祥之兆。唐代段成式在《酋阳杂俎》中说:“乌鸣地上无好音。”迷信的人对这些传说深信不疑,于是,便有了“乌合之众、乌鸦嘴、天下乌鸦一般黑”等说法,使许多人讨厌、反感和蔑视乌鸦。在现代文学作品中,有的作者也把人的悲惨命运同荒野、孤独、歪脖树上老鸦的凄凉鸣叫的环境作为背景,大肆加以宣泄,更加呈现出了“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小时候,经常掏乌鸦蛋,即便是在那饿着肚子的艰苦年代,掏几个乌鸦蛋,不是为了吃,而是觉得在头上绕飞,感到这样好玩。常听老乡讲“吃乌鸦蛋满脸都长黑桥子,吃了乌鸦肉老少黑三辈,乌鸦大部分生活在农村,常祸害庄稼和粮食,与民争利”。近些年来,我们看到,随着乌鸦逐年的增多,城市气温变暖和居民生活垃圾的吸引,每年秋冬时节,大量的乌鸦迁徙城市越冬,也给城市传染疾病的控制释放了危险的信号。

其实,也有诸多的典籍说乌鸦是吉祥鸟、报喜鸟。早在商朝,就有“乌鸦报喜,始有周兴”的历史传说。汉代董仲舒在《春秋繁露.同类相动》中引《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鸟衔谷之神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这里所说的“大赤鸟”就指的是乌鸦。同类说法在《淮南子》、《左传》、《史记》等史籍中也有名篇记载。唐代诗人张籍的《乌夜啼引》:“秦乌啼哑哑,夜啼长安吏人家。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卖产将自赎。少妇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贺舅姑。少妇语啼乌,汝啼慎勿虚。借汝庭树作高巢,年年不令伤尔雏。”可见,乌鸦报喜已经是众人公认的事实,而人们对乌鸦的坏印象确实是太偏颇了。东北的土著先民不仅把乌鸦看做是报喜鸟,也把乌鸦当作保护神。至今仍流传着 “乌鸦救主”的故事:一年深秋,努尔哈赤与明军交战吃了败仗,遂率残部退出长城沿线的镇静堡,由小路绕进了一片幽黑的大树林。明军追来时,努尔哈赤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当明军的探马正要进树林查看时,突然听得“扑楞楞”树林中飞起了一大群乌鸦。明军将领一看说:“乌鸦栖于树上,林中一定无人!”随即,明军的马队蹄声渐渐远去。二十多年后,清世祖福临为纪念太祖努尔哈赤这次林中脱险的经历,令人找到了这片“黑树林”,并于顺治八年(1651年)在这片“吉地”修建了一座宏伟的寺庙,亲赐匾额“瑞昌寺”。

由此说来,诸多偏见是对乌鸦的冤枉。乌鸦是个吉祥鸟。乌鸦既善良又聪明,终生一夫一妻,乌鸦是鸟类中最懂得孝敬父母的慈孝鸟,乌鸦也是鸟类中最聪明的鸟。如果按照聪明度排名,乌鸦是鸟中冠军,“乌鸦喝水”的故事就是它智慧过人的最佳证明。

  对于人们对乌鸦的误解,胡适先生曾很不以为然。他在白话诗《老鸦》里这样写道:“我大清早起/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天寒风紧,无枝可栖/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我不能带着鞘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在胡适先生看来,乌鸦是专门暴露抨击不合理现象的孤独而勇敢的自由斗士。它不会“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不会“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而“赚一把小米”,只会“整日里飞去飞回”,看尽人间不平事,洞悉红尘龌龊人。虽然“无枝可栖”,“整日又寒又饥”,但仍然不停止飞翔。它要时刻关注人间,无情地揭露和抨击那些不能容忍的作为和丑恶的现象。胡先生的诗,是一首写给乌鸦的颂歌,是在为乌鸦正名。

  秋冬以来,不论天南地北,每逢黄昏,就会有成千上万只乌鸦在城市上空掠过,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场面颇为壮观。由于它哀鸣的叫声和丑陋的长相,许多人认为它的出现是不祥的象征,其实不然。因为乌鸦主要以蝗虫、蝼蛄、金龟甲和蛾类等害虫的幼虫为食,而且乌鸦喜好腐食,啄食农业垃圾,有利于林业和农业发展,对于净化环境也有贡献。乌鸦聚集是城市生态环境有所改善的侧证,属于正常自然现象,人们用不着恐慌,倒要警醒有关部门研究人员应该着手观测为什么在秋冬季节乌鸦喜欢成群结队地到城里栖息生活,乌鸦在城市过暖冬、啄食居民生活垃圾的同时,会不会给自身和它人带来疫病传染,这是值得细心观测和认真研究的新课题。(本文作者系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上一篇:回眸反满抗战历史 勿忘革命先驱人物
下一篇: 给乌鸦“正名”
Copyright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地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自治区党委旧址106/107室 联系电话:0482-8296039传真:0482-8296059 Email: jianfeng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