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区广角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老区广角
“中村事件”与“9•18”事变的发生
发布时间:2012-04-13
  

孙连春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掠夺东北的丰富资源,攫取东北的铁路权,发动侵华战争蓄谋已久。进入20世纪20年代,日本的侵略野心恶性膨胀,向东北当局索要路权的的“交涉”愈演愈烈。1923年,满铁在向日本政府提交的《关于促进满蒙铁路修筑的问题》中提出:“大和民族必须首先求生于满蒙”,“开发满蒙是日本国民在经济上得以生存的必要条件”,“也是国家生存的必要条件”,而“开发满蒙的的基础和关键”则在于“铁路的建设上”。1925年满铁又向日本政府提交了一份20年内修建35条线、总8800余公里的《满蒙开发铁路网计划》。1927年,日本田中义一内阁在“东方会议”上,专门研究了在中国东北修建铁路网的问题,确定在东北承办建造7条铁路,即长春至大赉线,呼兰至绥化线、由奉天、铁岭间某一地点至新丘线,通辽至开鲁线及其延长线,吉林至朝鲜会宁线、齐齐哈尔至昂昂溪线,洮南至索伦线。同时制定了《对华政策纲领》,内阁首相田中义一向天皇抛出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公然宣称:“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从而确定了侵略中国的具体方针。“东方会议”后,日本按既定方针,以强硬的手段解决“满蒙悬案”。田中义一先后指使其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和驻华公使芳泽谦吉与张作霖政府进行“满蒙交涉”。日本在索取“满蒙”权益的“交涉”中,还无理抗议东北当局修筑南满铁路平行线和禁止日本在临江设领,蛮横要求承认日本在东北的“商租权”和“治安权”等等。然而,日本对东北的侵略政策并未改变,只是慑于东北反日斗争的形势,将公开外交转变为秘密外交。时隔不久,田中义一又派满铁社长山本条太郎与张作霖开始秘密谈判。在日本侵略者的威胁恫吓下,张作霖被迫在日本提出的修筑7条铁路的方案上圈定了5条,史称“满蒙新五路”。在日本的威逼恐吓下,虽然张作霖向日本出卖了“满蒙新五路”的修筑权,但是也难逃日本的毒手。192864日,张作霖、吴俊升被日军炸死在皇姑屯车站,更加激起了东北各族人民对日本的仇恨,东北人民纷纷起来开展反日护路斗争,兴安地区广大群众也纷纷响应抵制日本修筑洮索铁路、掠夺森林矿产资源。19303月,日本爆发经济危机,日本统治阶级为了从经济危机中摆脱出来,缓和国内矛盾,预谋找种种借口悍然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

1931年,日本面临经济危机的顶点,为摆脱困境,加紧推行“大陆政策”,频繁地派遣间谍到中国东北刺探军情,准备战争。年初,日本帝国参谋本部派遣情报科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来中国东北,调查满蒙军用地理”,为侵略中国和“将来一旦对苏联有事时的军事铁路”做准备,并勾结蒙古王公进行颠覆破坏活动。5月中旬,中村震太郎即完成了中东铁路西部线的军事侦察任务后,为继续“发现联连这些线路的东西线”,侦察兴安区军情和策划颠覆活动,又潜入洮索内地。518日,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要求中国发给“日本农学家”中村游历考察护照,中国外交部辽宁特派员办事处办理护照时,按既往规定加盖了小红章。62日,中村到达齐齐哈尔,与日本昂荣旅馆老板,退役骑兵曹长井杉延太郎取得联系,又雇用1名俄国人担任译员和饲马员。69日,他们从博克图附近的宜立克都车站出发,沿兴安岭、索伦山,绕道奔洮南一带进行军事间谍活动。625日,行至察尔森四方台子(宝河屯)。这里是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团部和1营驻防地。是日晨,1营官兵正在操场上进行军事训练,忽见4人骑马,驮着行李,在西大路上由北向南奔去,行迹十分可疑。3连连长宁文龙带领士兵4人扣留。经搜查,中村等人携带有7张图纸、日文和中文的110万用地图各1张,经过现地印证后,用铅笔作过校对;晒兰纸俄文地图1张;透明作业纸1张;洮索铁路图、附立体桥渠函洞断面图和自测自绘草图;2个笔记本;1本记载个人私事,头篇记载了昭和61月,日本帝国参谋本部派遣他赴满洲兴安区一带活动及在东京驿送行的情况;1本记载了他经过洮南府、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免渡河等地的情况;2份报告书主要报告他所遇到的人和事,如洮南府满铁办事处负责人和在巴公府的会谈记录等;表册3份,第一册是调查兴安屯垦军的兵力、枪炮种类、口径、官兵数量、将校姓名、驻扎地点、营房景况、容量、坚固程度、车辆马匹、粮食辎重;第二册是调查蒙旗、县的人口、物产、畜群、森林矿藏、蒙汉军民情况;第三册是调查地方风土自然情况,如土壤、水源、气候、雨量、风向等;还有洋马3匹,蒙古马1匹,三八式马枪、南部式手枪各1支,望远镜1架,测板标杆、标锁l套;图板1块,方、圆罗盘针各l件,寒暑温度汁1个,天幕1架,防雨具l套,皮衣、罐头食品等;从已缴获的大量物证证明,中村震太郎、井杉延太郎确系日本间谍。

    626日凌晨,东北兴安区屯垦公署军务处处长兼第三团团长关玉衡接到报告后,立即对中村震太郎进行第一次审讯。中村震太郎系中等身材,面方而多髭须,身着深色棉裤、棉袄、外罩俄制式夹克,头戴三耳火车头式革制皮帽,上套风镜l副,脚穿短筒皮靴。在审讯中,中村震太郎态度蛮横暴躁,初以不会讲中国话为由否认、推卸罪责。当改用日语审讯后,他出示“日本帝国东京农业学会会员中村震太郎”名片。关玉衡细致观察中村震太郎的举止表情,断定不是什么“农学家”,而是军事谍报人员,他严肃地问道:“你来我们东北执行什么任务?目的是什么?"“考察农业、研究农业发展方向”。中村回答。“胡说!考察农业,为什么到我们的军事驻地搞情报?”接着又提审井杉延太郎。他供称:“我们都是军人,中村是陆军大尉,我是曹长,现已退役。”并供认,中村派他做助手,俄国人是为他看地图和问路的。关玉衡将证件与口供对照分析后作如下判断:一、中村是军事间谍,据本人笔记本记载,中村系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现为陆军大尉,参谋本部情报科情报员,此次来东北是执行军事侦察任务的;二、中村到洮南又增加了新的任务,参与拓植工作,是间谍;三、参与蒙古王公召开的会议,即将进行颠覆破坏活动。真相已经大白,如何处理?关玉衡想,中国是弱国,日本在中国东北享有治外法权,案件一经报露,日本定会设法要回中村,兴安屯垦区政治、军事、经济等所有机密都将泄露,后果是严重的,事关国家的安危。于是,关玉衡决定傍晚在团部召开连长以上军官会议,征询意见。会上,关玉衡首先报告了中村一案的破获情况和审查结论。接着讨论如何处理。副团长董平说:“我们若将中村等解送沈阳,日本必将他们进行间谍活动的全部证据毁灭,而且还会泄露重大军事秘密。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应立即将中村等人秘密处死”。一营长表示赞同。随后,大家补充说:“兴安屯成立后,东北长官公署已照会驻沈各领事馆:兴安区乃荒辟不毛之地,山深林密,惟恐保护不周,谢绝参观游历。凡外国人要求入区者一律不发护照”。中国有言在先,禁令再三,理在我方,在剿匪职权上也应该行使紧急处置权,蓄意破坏,欺我太甚,罪证确凿,应公开处理,以明其罪行。经过认真讨论,会议一致决定,将中村等4名间谍于午夜1230分在察尔森后山处死。

627日早晨,关玉衡携带缴获的间谍罪证弛赴兴安区屯垦公署所在地洮安(今白城市),向代理督办高仁绂报告处决中村震太郎等4人的结果。并拟就快邮代电向在北平东北军副司令长官张学良作了汇报。

7月初,东北驻吉黑修筑铁路大员王翼先到齐齐哈尔日本妓院“朝日旅馆”时,将中村震太郎等4名间谍被秘密处死的情况泄露给妓女植松菊子。植松菊子与中村震太郎同为日本新溲县人,她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密报日本特务机关。日本关东军派片仓大尉化装成中国人,沿中村震太郎的行动路线进行秘密调查。几天后,片仓查明:626日晚,在审讯室中村震太郎与东北军士兵格斗时,手表被打落到门后,恰逢3连司务长李德保进屋送夜餐,瞥见后,趁混乱之机悄悄地拾起手表,随手装入兜内溜走。不久,为偿还赌债,把手表押到王爷庙街“大兴”当铺,契票在李德保手中。

89日,王翼先和李德保接到“朝日旅馆”老板铃木的“邀请”。赶到馆内,迎接他们的是两个身穿和服、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一个是植松菊子,另一个称是朝鲜妓女,姓金。两个妓女笑容可掬地为客人斟酒倒茶。铃木深知李德保吃喝嫖赌恶习很深,手头拮据,趁机说:“金姑娘从南海带来不少白货(即海洛因),因欲回国想低价出售”。一心想发大财的李德保讲价后要全部买下,可随身带的钱不够,金姑娘便说“钱不够,有什么押的也可以”。李德保便把那张手表契票掏出来。金姑娘接过仔细看过后,突然脸色一变,厉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川岛芳子!”李德保闻名色变,夺门欲逃,铃木和植松菊子早已拔出手枪和匕首,封住门口。李德保见无路可逃,就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并把中村震太郎等4名间谍被处决的详情全部说出来。川岛芳子听罢,露出笑脸,拿出两包银元和一杯果酒赏给李德保,李德保转悲为喜,把银元揣进怀里,将酒一饮而尽。可他没想到

酒中已掺人慢性毒药。是日夜,他便被毒死在“朝日旅馆”的床上。

817日,日本陆军总部发表所谓《关于中村大尉一行遇难声明》。声明中隐讳了中村震太郎等4人的间谍罪行,捏造事实说:“帝国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在满洲被张学良部队切断四肢,悲惨遇害。这是帝国陆军和日本的奇耻大辱”。同日,日本驻沈阳领事林久治郎及参谋本部森纠会见辽宁省长藏式毅,提出种种无理要求。副领事岗村也向辽宁特派员王镜寰提出“严重抗议”。与此同时,日本设在东北的《盛京时报》、《朝鲜日报》、《泰东日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消息:“闻中村震太郎入蒙地携带鸦片和海洛因,为兴安区土匪杀害”。进而公然宣称:“第三团官兵为抢劫鸦片、海洛因而杀人越货,必须把关玉衡枪决抵偿,并着该区赔偿一切损失"。企图混淆视听,推卸其间谍罪责。面对日本的诬蔑,兴安区屯垦公署发表声明断然予以驳斥:“查本区自成立伊始,东北长官公署即已向驻沈阳各国领事照会在案,谢绝到兴安区参观游历。因保护困难,不发护照,凡私自入该区而有意见发生时,该区概不负责”。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

二置兴安屯垦公署的声明于不顾,公然要求亲自到兴安区勘察。东北长官公署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不得不派人陪同土肥原贤二前往兴安区。驻索伦的屯垦军第一团,驻葛根庙的屯垦军第二团闻讯百倍警惕,严阵以待。心怀鬼胎的土肥原贤二到达白城子车站下车后,遇到屯垦军官的严格盘查。心惊胆战地要求兴安区屯垦公署派兵随行保护,代理督办高仁绂以“本区向无此例”为由断然拒绝。土肥原贤二在向葛根庙进发途中,见屯垦军戒备森严,加之多次遭遇盘查,予感若去镇国公府(察尔森)境遇会更坏,于是决定中途止步。返回沈阳后,他大肆宣传说:“兴安区部队要哗变,一切准备妥当,只待发动”。林治九郎则在外交上施加高压,竟一天3次向东北长官公署荣臻参谋长“抗议”说:“你不叫日本出兵,你自已出兵解决”。企图迫使东北长官公署把关玉衡逮捕至沈阳为中村震太郎偿命。

    820日,日本召开内阁会议,陆军大臣南次郎提出要求中国方面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否则日本将使用武力。前关东军司令官白川义则、菱刈隆在军事会议官会议上提出“应利用中村事件这个机会拆诸武力,一举解决各项悬案,确保我之各项权益”,并强调关东军司令官应“调动兵力”。关东军作战主任参谋石原莞尔考虑得更具体,他认为:“中村事件是向附属地以外的地方出兵之天赐良机,甚至可以成为柳条沟(湖)行使武力的前提”。据日本独立守备队第2营第2连连长川上精一上尉的记载,当时许多日本军人都感到“事变”即将爆发。

    824日,日本陆军省就中村事件的处理问题作出决定:“当中国方面否认杀害中村的事实,或者不能满足我方要求时,有必要断然实行对洮南、索伦地区的保护性占领”。东京等地日本军官则为中村震太郎举行大规模的葬礼,一些人打着血写的“吊忠魂”的大白旗游行示威。在日本军阀的导演下,“必要时应以武力解决悬案”已成为当时流行的口号。98日,日本内阁会议专门讨论“中村事件”。认为,如中国“不迅速以诚意从事调查,则日本军事当局与外交当局会同决定对付行动。"南次郎陆相力主除武力解决外别无良策,说:“已抱最后决心”,“已有最后准备”。

    910日,张学良在东北向日本使馆矢野参事表示:将极力设法解决中村案。

    同日,林久治郎向辽宁省主席藏式毅面交日本政府对“中村事件”的照会,要求东北当局:道谦,严惩责任者,赔偿,保证将来不发生类似事件。土肥原贤二则返回东京,向参谋总长金谷报告说,要解决“中村事件”问题,须将满蒙问题“根本解决”。

    913日,张学良命东北宪兵司令陈兴亚率宪兵一团官兵20余人前往兴安区调查“中村事件"。与此同时,荣臻参谋长暗中派人将关玉衡秘密接到沈阳,安置在炮兵总监冯秉权私宅保护起来。对外则公开声称:“已将关玉衡逮捕,听候处置”。

917日,日本《朝日新闻》刊登土肥原贤二谈话,谓今后中日一切交涉,可由陆军直接与中国折冲:军方已早定种种方针,但此刻不能明言。对于“中村事件”决不取姑息手段,非彻底干净地解决不可。

同日,荣臻参谋长奉命答复日驻沈阳总领事林治久郎称:“中村事件”经调查,现已将兴安区第三团团长关玉衡扣押,即为负责之处理,随即林治久郎前来进行中日谈判。在谈判中,荣臻参谋长谈锋有力,成竹在胸。他将关玉衡的书面抗议和中村间谍活动的全部罪证,当面交给林治久郎。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林治久郎肤浅表示:“事关军部,回去请训”。是日夜,恢复谈判,林治久郎提出4项条件:一、赔礼道歉,“必须由兴安区首长执行”;二、处罚责任者,“按中国法律自行处罚”;三、赔偿一切损失,“除行李、马匹作价赔偿外,须按日本陆军抚恤条例,中村大尉按阵亡抚恤之”;四、保证以后不得有类似事件。其具体条文却是“购买满铁剩余材料建设洮南铁路和准许日本人在兴安区购买土地从事开垦耕种”。

荣臻参谋长答复:“我也得请训,等候张副司令批示”。双方谈判至此遂告中止。

917日午后3时,日本公使重光癸向中外发表声明称:“关于中村事件,”盛传日本军队有动员计划说,全系无稽之谈,系一小部分反动分子之宣传而已,掩盖其将发动侵华战争的阴谋,企图麻痹中国当局。

918日夜1030分,日本关东军突然向沈阳东北军队发动武装进攻,导致“9·18”事变爆发。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上一篇:兴安地区人民群众积极参与江桥抗战
下一篇: 马列主义最早传播对兴安地区蒙古族进步青年的重大影响
Copyright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地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自治区党委旧址106/107室 联系电话:0482-8296039传真:0482-8296059 Email: jianfeng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