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区广角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老区广角
马列主义最早传播对兴安地区蒙古族进步青年的重大影响
发布时间:2012-04-13
  

                   孙连春

在俄国“十月”革命、“五四”运动和孙中山民主革命(三民主义)思想的影响下,当时在北京蒙藏学校就读的有吉雅泰、李裕智、多松年、云泽(乌兰夫)、奎壁、吴献文、王瑞符、特木尔巴根、乌云珠等一批青年学生开始接触和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及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反帝反封建主张。192012月,毛泽东在与蔡和森探讨建党问题时,就提出帮助蒙古等边疆少数民族的自治自决是很要紧的。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最早提出的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的基本主张。1921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9227月,中共二大制定了“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实行自治,成为民主自治邦;用自由联邦制统一中国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纲领,主张以民族平等、自治的原则解决蒙古等边疆少数民族问题。1923年秋,在北京蒙藏学校复校以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敏锐地意识到这批青年将是未来内蒙古革命的希望,遂及时派邓中夏、韩麟符、赵世炎、黄日葵等我党早期活动家先后深入到蒙藏学校蒙古族学生中开展工作。1923年冬,北京蒙藏学校的学生云泽(乌兰夫)、奎壁、佛鼎、赵诚、春和、康根成等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从1923年到1925年期间,内蒙古的一批蒙古族青年荣跃先、白海风、孟纯、多松年、李裕智、奎壁、吉雅泰、佛鼎、云泽(乌兰夫)、云润、春和、赵成、贾力更、吴子征、王秉章、纪松龄等陆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党领导的革命活动。他们是蒙古族中的第一代共产主义者,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批少数民族党员,是内蒙古革命火种的传播者。在19241月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都郑重承认中国以内各民族自决权,支持蒙古族的民族民主解放。还因受外蒙古人民革命取得成功的直接影响,包括一批国民党和共产党人在内的蒙古族先进分子的出现,则为内蒙古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的发生创造了良好的内外部条件。由此,领导这一历史性运动的蒙古民族革命政党――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应运而生。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从其组建过程及其纲领看,它是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纲领,并代表内蒙古蒙古族劳动人民利益的人民政党,它在内蒙古革命运动中为发动蒙古民族的解放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19251013日至20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冯玉祥国民军控制下的张家口正式召开,来自内蒙古各地包括兴安地区在内的近百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国民军代表、冯玉祥的副手察哈尔特别行政区都统张之江,中国国民党代表、中央执委、同盟会元老李烈钧,中国共产党代表、张家口地委组织委员王仲一和宣传委员江浩,第三国际代表奥齐罗夫,外蒙古人民革命党代表、中央委员会主席丹巴道尔吉等出席大会致贺。大会选举产生了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由14名执行委员和7名候补执行委员组成。白云梯、郭道甫、金永昌、福明泰、乐景涛、包悦卿、李凡山等7人为执委会常务委员。白云梯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郭道甫为秘书长,金永昌任代理组织部长。其他执委有旺丹尼玛、锡尼喇嘛、吴子征等,候补执委中有共产党员李裕智、吉雅泰。另有中共党员佛鼎、多松年、乌兰夫、王瑞符等参加了大会,大会还通过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成立,标志着内蒙古民族近代觉醒群众的进一步发展和增多,标志着内蒙古民族民主解放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192510月,为进一步宣传马列主义,培养一批党的骨干力量,经李大钊等共产党人积极向第三国际举荐,中共党员乌兰夫、佛鼎和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分别受中国共产党和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派遣,先后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东方劳动大学学习。临行前,赵世炎在送别特木尔巴根和朋斯克时语重心长地说:“祖国在期待着你们,预祝你们凯旋而归”。特木尔巴根、朋斯克等人到达乌兰巴托中央党校后,被转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编入俄语授课的国际班。开设的课程主要有俄语、政治经济学、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国革命运动史、东方革命运动史、西方革命运动史及社会发展史,经济地理和军事学等。此时,特木尔巴根、朋斯克等人除与同期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乌兰夫、佛鼎等共产党人亲密接触外,还接触了布尔什维克党党员和中共驻第三国际代表瞿秋白同志。这时,他们有机会开始阅读《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国家与革命》等马列著作,从中得到不少革命道理,更加坚定了为内蒙古民族解放事业而斗争的决心和信心。在学校布尔什维克党组织的帮助教育下,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均提出了申请加入布尔什维克党,于19283月他俩被正式批准为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党员。当时的莫斯科市委书记在与特木尔巴根和朋斯克谈话时指出:“你们在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的几年中,各方面表现都很突出,你们是中国内蒙古东部地区第一代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你们的责任重大,今后为内蒙古民族彻底解放斗争的使命光荣而又艰巨”。

1927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6月,冯玉祥在河南宣布投蒋反共。7月,汪精卫在武汉也宣布反共,叛变革命。8月,参加中共“五大”归来的多松年,在张家口被奉系军阀逮捕并残酷杀害。内蒙古革命形式和环境与全国一样很快恶化,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主要负责人白云梯也开始投向蒋介石。19278月,奉第三国际指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特别会议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召开。在第三国际代表阿木嘎耶夫主持下,会议批判了白云梯、郭道甫等人违背党的纲领、损害党的工作、搞宗派斗争等严重错误;撤销白、郭的中央委员长和秘书长职务,撤销追随白云梯的金永昌、李丹山等人的中央常委、执委;讨论了中国和内蒙古的革命形势,确定了今后的工作方针和任务,改选了中央领导机构。选出孟和乌力吉、白永伦、福明泰、布尼雅巴色尔、白海风五人为中央常委,孟和乌力吉任委员长,白永伦任秘书长。这次会议使内蒙古人民革命党重申并进一步坚持了代表蒙古族贫苦农牧民利益的宗旨和基本纲领,并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置于第三国际的指挥和领导之下,与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为争取内蒙古民族和全中国的解放事业而共同奋斗。

19296月初,当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乌兰夫、佛鼎、德勒格尔和东方劳动大学学习的特木尔巴根、朋斯克毕业后,即接到第三国际东方部书记处书记马吉尔和中共中央驻第三国际支部瞿秋白的召见,并向他们5人部署了回国后的主要任务。应该按照第三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尽快恢复内蒙古地区工作,开展内蒙古民族解放运动,并接受第三国际和中共中央的领导,设法找到党的地下组织,找不到就重新发展党员,建立新的组织,在有可能的地方发动群众,组织武装游击队。同时瞿秋白和马吉尔授权他们,并承认他们在内蒙古建立和发展的党组织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发展的党员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叮嘱他们要秘密开展工作,注意培养革命干部,保存革命力量。由于内蒙古的党组织已遭到严重破坏,为他们的安全着想,瞿秋白和马吉尔指示他们一行5人回国后,要同第三国际和中共驻蒙古人民共和国代表阿木嘎耶夫(布里亚特蒙古人)和王瑞符联系,组织关系也留在那里。回国途中路经乌兰巴托时,他们向阿木嘎耶夫、王瑞符汇报了中共驻第三国际支部代表团团长瞿秋白和第三国际东方部书记处书记马吉尔布置的任务,同他们一起研究了回国后的工作问题。当时,根据国内和内蒙古的形势,经阿木嘎耶夫和王瑞符共同研究同意,考虑到佛鼎、乌兰夫是内蒙古西部人,又是中共党员,就派他俩到内蒙古西部开展工作,决定由佛鼎、乌兰夫和在乌兰巴托的中共党员奎壁组成中共西蒙工委,佛鼎任书记,乌兰夫负责组织工作,奎壁负责宣传与联络工作,并与当时在外蒙古的李森、三得胜一同回内蒙古西部地区,以归绥、包头为中心,大力发展中共党员,秘密开展隐蔽斗争。中路由德力格尔只身赴克什克腾旗和察哈尔联络蒙古族革命者开展民族工作。考虑到内蒙古东部蒙古族比重大,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又出生在这里,对内蒙古东部地区的情况比较熟悉,且又都精通蒙语、俄语和汉语,又是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党员和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的双重身份,这样的特殊身份,既有利于同第三国际东方部、中共驻苏联第三国际支部、第三国际驻蒙古代表和中共驻蒙古国代表的联络,及时接受第三国际和中共驻第三国际支部的指示,又有利于党在蒙古民族聚居区宣传发动和组织群众,有效开展革命斗争,落实中国共产党对内蒙古民族的正确主张,早日完成内蒙古民族的解放事业。按照阿木嘎耶夫和王瑞符的决定和部署,三路人马分别从乌兰巴托出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从此,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开展了秘密的革命斗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上一篇:“中村事件”与“9•18”事变的发生
下一篇: 魅力兴安景如歌
Copyright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地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自治区党委旧址106/107室 联系电话:0482-8296039传真:0482-8296059 Email: jianfeng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