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区兴安盟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红色记忆» 革命老区兴安盟
兴安盟革命老区史志概述
发布时间:2013-08-01
  

兴安盟历史文化悠久,有着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新中国从老区走来,内蒙古自治政府从兴安老区诞生。

兴安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大兴安岭中段,西北、北与呼伦贝尔市接壤,东北、东与黑龙江省毗邻,东南与吉林省相连,西南和西与通辽市和锡林郭勒盟及蒙古国东方省交界。国境线长125.851公里,总面积59.806平方公里,现辖扎赉特旗、科右前旗、科右中旗、乌兰浩特市、阿尔山市和突泉县,兴安盟行政公署设在乌兰浩特市。全盟共有22个民族,168万人口,其中蒙古族人口占总人口的42.4%,为全国地市盟比例最高。兴安盟是一片神奇而秀美的土地,是国家极其重要的生态功能区,这里是嫩江、贝尔湖和科尔沁草原水源重要的涵养地,是大兴安岭林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祖国北疆的生态防护和安全屏障,是国家“三北”防护林核心建设区,是国内处于东北经济区,在国际处于东北亚经济圈,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建设的第四条欧亚大陆桥的纽带,是东北地区向蒙古国和欧洲开放的前沿阵地。

    在漫长黑暗的旧中国,为了拯救中华民族的危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实现内蒙古民族的解放和统一,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多少仁人志士为探索和追求革命真理,实现中华民族解放的道路,与敌人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斗争在那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兴安大地主要汇聚着两种革命力量,交织在一起,并为后来争取内蒙古民族解放和统一以及支援东北解放战争做出了特殊贡献:一是以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博彦满都、哈丰阿、阿思根为代表的东蒙领军人物为争取内蒙古解放和统一,在中共驻第三国际和共产党的领导帮助下,首先建立了东蒙民族自治政权和内蒙古第一支民族武装力量,从而为内蒙古东西部联合统一和内蒙古自治政府在乌兰浩特的成立起到了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二是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第三支队在兴安地区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动员群众参军参战,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正确主张,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袭击敌人,为共产党组织和苏军提供各种重要军事情报,进而为194589苏军对日作战,首战阿尔山快速攻破军事堡垒、歼灭盘踞在白阿线上的日本44107师团主力、快速挺进长春、沈阳等东北城市给予了及时配合和有力支持。

(一)

革命火种在此点燃。早在“五四”运动爆发期间,兴安地区的蒙汉青年就积极响应“五四”运动及反帝爱国斗争,开始探寻内蒙古民族独立和解放的道路。192510月,经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举荐,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内蒙古东部人)分别接受中国共产党和内蒙古革命党的派遣,先后赴苏联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和东方大学学习。临行前,中共党员赵世炎在送别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和德力格尔时嘱托“之所以派你们到莫斯科学习,是让你们更好地接受马列主义教育,为我们党培养一批骨干力量,祖国在期待着你们,预祝你们凯旋而归。”这样,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到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学习期间,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加入了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共产党,德力格尔(宁春发)加入了苏维埃共产主义青团员。19297月,乌兰夫、佛鼎、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分别在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和东方大学学习毕业。回国前,中国共产党驻第三国际代表团长瞿秋白和第三国际东方部书记处书记瓦格涅,同乌兰夫及与他一同回国的佛鼎、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谈了话,除给他们介绍了国内斗争形势和内蒙古的情况外,还给他们布置了四项任务:“一是在农民、工人、士兵中发动和组织革命运动;二是联系地方分散的共产党员,把他们重新组织起来;三是在开展群众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党的组织;四是在可能的条件下,组织武装游击队。同时,瞿秋白和马吉尔授权他们,承认他们在内蒙古建立和发展的党组织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发展的党员都是中国共产党员。叮嘱他们要秘密开展工作,注意培养革命干部,保存革命力量,争取在乌兰巴托办一所干部学校。由于内蒙古党组织已遭到严重破坏,为他们的安全着想,瞿秋白和马吉尔指示他们同第三国际驻蒙古人民共和国代表阿莫嘎耶夫联系,组织关系也留在那里。”(引用书目中央文献出版社1906年—1988年《乌兰夫传》第33页、34页)。

根据瞿秋白和马吉尔的指示,他们一行五人在回国途中到达乌兰巴托后,会见了阿莫嘎耶夫和当时中共在外蒙古党组织负责人王瑞符,报告了第三国际和中共驻第三国际代表向他们布置的具体任务。而后,他们又听取了王瑞符对内蒙古情况的介绍,共同研究了内蒙古工作问题。按照阿莫嘎耶夫和王瑞符的意见,他们五人分三路回内蒙古,原则上回各自家乡,以便落脚发展党组织,组织群众,开展革命斗争。西路由佛鼎、乌兰夫和乌兰巴托的奎壁组成中共西蒙工委、并与当时蒙古国的李森、三得胜一同回内蒙古到西部地区开展工作,中路由德力格尔(宁春发)只身赴察哈尔,东路是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去哲里木盟(含兴安盟),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名义开展东蒙工作。明确任务后,三路人马分别从乌兰巴托出发,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开始了投入了新的革命斗争。(引用书目佛鼎主编《内蒙古革命的发生、发展简况》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116页)。

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回到家乡后,及时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执行委员博彦满都取得了联系,讲述了第三国际和中共中央驻第三国际代表对内蒙古工作的意见,并根据第三国际和瞿秋白和王瑞符的指示,在自己的家乡秘密组织开展革命工作,着手组织策划内蒙古民族独立和解放的伟大革命斗争。1931年至1932年,在内蒙古自治军驻科左中旗舍伯图期间,特木尔巴根、朋斯克打入内蒙古自治军内部,分别培养和吸收了哈丰阿、阿思根、王海峰等20余名进步青年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这批青年抗日爱国的热情非常高涨,主张立即在内蒙自治军中组织武装起义,并希望得到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支援。遂即派朋斯克前往乌兰巴托汇报请示,很快得到了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答复,要求他们把主要任务放在广泛宣传抗日救国思想,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真面目,要组成广泛的统一战线,积蓄革命力量,为将来迎接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做好思想准备。19335月,朋斯克回到科左中旗,当即在哈丰阿家开会,向特木尔巴根、乌力吉敖喜尔、阿思根等传达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指示。会上,根据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的指示精神,取消了武装暴动的计划,决定阿思根、王海峰、那钦双合尔、包海明等部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继续留在兴安南警备军以掌握部队;哈丰阿、齐国栋、乌力吉敖喜尔、特木尔巴根、朋斯克等党员转到兴安南省(今乌兰浩特市)和兴安西省(今扎兰屯市)的地方行政机构,以其合法身份开展工作。19363月,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均因去过莫斯科接触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被人告发而被捕,后经多方营救获释。19415月,共产国际和中共党组织派遣地下工作者乌瑞廷、玛尼拉存放在开鲁县那苏图家中的电台被发现,那苏图和特木尔巴根因此而被捕。获释后,特木尔巴根被安置在王爷庙街蒙民后生会做事,实际已被日本特务机关严密监视。因朋斯克赴蒙古国被监禁,特木尔巴根又被日本特务机关严密监视,东部地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组织就暂时失去了与第三国际和中共党组织的联系,但革命斗争始终没有停止过,由特木尔巴根、朋思克培养起来的哈丰阿、阿思根等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人,仍继续以其“合法”身份作掩护,在青年学生和军政职员中进行秘密工作,发展进步势力,以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引用书目胡达古主编《特木尔巴根一生》,内蒙古人民出版社007期,第4349页)。

(二)

抗战烽火接连不断。19316月,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大尉中村震太郎化装成农业考察人员非法进入中国边防要地兴安岭索伦山一带进行军事侦察时,激起了民族义愤,中村震太郎等4名间谍,被兴安屯垦区公署军需处长兼第三团长关玉衡秘密处死,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中村事件”。 193110月,江桥抗战开始,因洮南镇守使海鹏叛军投日,其部下三团一营营长白永盛(蒙古族,兴安盟伊尔施人)率全营100多名官兵脱离张海鹏部,直接投入兴安屯垦军第一团团长苑崇谷部,直接归马占山部队指挥,先后在江桥蒙古镇和兴安地区组织500多爱国青年参加马占山队伍,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江桥抗战失败后,白永盛又回到家乡,开始在兴安地区组织抗日义勇军,后来又加入了东北抗联队伍,成为活跃在兴安地区的一支重要革命武装力量。

9·18”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在东蒙实行了殖民统治。溥仪在日本人的直接操纵下开始“执政”,于193231日,宣布成立了伪满洲国。1933年至1934年,伪满洲国将内蒙古东部盟旗改设为兴安东、南、西、北四个省,同时废除了东蒙盟旗行政和王公札萨克制度,对内蒙古东部实行更加残酷的统治。1937年至1943年,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辟革命总后方,推动少数民族地区抗日斗争的发展要求,在中共西北特支和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第三支队的领导下,以抗联三支队一营营长丛世和、以中共东北抗联西北特支新建骑兵支队队长白永盛、王长生为主的东北抗联队伍,开始组织青年建立抗联小分队和连接413地的抗日运输线,频繁地活动在兴安地区,同各族人民一道团结抗日,产生过重大的影响。19428月,由于奸细告密,白永盛被日军在蘑菇气逮捕迫害致死。(引用书目《齐齐哈尔革命老区史》,200626日,齐齐哈尔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主编)。19433月,著名抗日英雄丛世和等70多名指战员也先后被敌人抓捕,丛世和被杀害在齐齐哈尔。1943613日,王长生赴满洲里侦查敌情时不幸被俘牺牲。至此,这条由193810月至19436月由抗联第三支队开辟的秘密军事物资运输线遭受彻底破坏。(引用书目《中国老区建设》,红色经典栏目2013年第3期)

1943101,为适应战争的需要,在日本侵略者的直接操纵下,伪满洲国在王爷庙街成立了兴安总省,管辖原兴安东、南、西北四省行政区域,共2市、4县、25旗,全省总面积433 920平方公里。日伪军在兴安总省部署兵力达10万以上,其中仅在白阿线两侧就部署107师团以及第九军管区所属部队、满洲第二游击队等兵力5万多人。(引用书目金海著《日本占领时期内蒙供历史研究》,内蒙古人民出版社)。日本法西斯的残酷殖民统治,早已激起了蒙东各族人民的强烈反抗和斗争。在战争形势急剧转变之际,兴安总省的一些政界人士和兴安军中的大多数青年军官与军校学生,以秘密革命者哈丰阿、阿思根、特木尔巴根等人物为中心,利用各种机会在日本法西斯的白色恐怖下,为兴安陆军军官学校爱国蒙古族官兵、师生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也在秘密地进行着,此时,秘密打入伪满洲军界,时任伪陆军兴安学校蒙古族军事教官、兴安军管区司令部参谋处处长阿思根,经过精心策划,就准备举行武装起义问题先后召开了多次会议,商讨应变办法。兴安陆军军官学校和青年军官都固尔扎布、王海山、乌力吉陶克陶等人还秘密开会,准备乘苏联出兵之时,发动反日武装起义。

194589,苏军对日作战,首战在阿尔山打响,驻守在五岔沟、索伦、王爷庙街等地日军遭到苏军的沉痛打击后,奉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很快地放弃了各自的阵地,乘火车、汽车沿白阿线向沈阳、长春等地撤退。(引用书目《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上下册和图册图,战士出版社1980年)在王爷庙街的特务机关长川耕作及兴安总省公署参与官白滨晴澄等人,根据“兴蒙对策”的计划,于10日开始将特务机关全体及总署公署部分人员向科左后旗吉尔嘎郎转移;在王爷庙街及附近地区的其他日本人则集中起来,分别向扎赉特旗音德尔和葛根庙方向撤退;由兴安总省警务厅长福地家久为首,抽调总省公署和警务厅、科右前旗职员以及在乡军人组成的游击队掩护其余人员转移。在扎赉特旗、科右前旗、科右中旗和突泉县等地的日本人则分别向东向南撤退。正当日军组织日本人转移撤退之时,伪兴安2师绝大部分部队开始调转枪头,打击日本军。在伪238步兵团团长王海峰、46步兵团团长胡克巴图尔和教导团团长乌力吉陶克陶等人的带领下,于10日晚在王爷庙举行了武装起义。11日陆军军官学校的生徒队各连的学生,在日本军官的胁迫下撤至到葛根庙北山时,在都固尔扎布、王海山的领导下,按照预定计划杀死日本军官数十人,这就是兴安历史上著名的“8.11”武装起义,从而为苏军快速进军东北创造了有利条件。(引用书目金海著《日本占领时期内蒙古历史研究》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8月)

                   (三)

兴安老区历史贡献。19458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苏军驻军的支持下,818日,博彦满都、哈丰阿等在王爷街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东蒙本部执行委员会名义发表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提出了以“8.10”、“8.11”武装起义部队官兵为骨干,组建了内蒙古第一支民族武装力量—东蒙自治军(骑兵第一师),并在兴安地区建立了各级民主政府。19459月组建了内蒙古民族武装—王爷庙街民警中队。105日,内蒙古人民革命青年团成立,并同东北抗联一支队、三支队建立了关系,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剿匪反霸、减租减息为主要内容的清算斗争。到1945年底,东蒙自治军共消灭土匪6000多人。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指导下,1946116日东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同时成立兴安盟政府,3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改组为新内蒙古人民革命党。1946125日,西满军区司令员吕正操与东蒙阿思根将军正式签署了西满军区与东蒙军政诸多问题协议,史称“吕阿协定”。2月,西满军区又派胡昭衡等来到王爷庙街。3月,西满军区全权代表张策来到王爷庙街,组建了西满军区驻王爷庙街办事处。东蒙工委派宋振鼎和杰尔格勒率工作团到科右前旗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改造旧政权,遭到敌人的疯狂反扑,制造了“巴拉格歹惨案”,蒋弼仁等3名新四军指战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194643日,史称“四.三”会议,在乌兰夫的主持下,经东西蒙代表的共同努力,确定了平等自治的民族解放斗争方针,强调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东西蒙统一的区域自治。停止内蒙古人民党的组织活动,撤销东蒙古自治政府,同时撤销了兴安盟政府。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领导下的东蒙总分会,统一政令、军令和区划,从而结束了东西蒙长期分裂的历史。45日,经中共西满分局批准,在王爷庙街成立了以张策为书记的中共东蒙工作委员会。5月中旬,举行了东蒙古人民临时代表会议,会议决定撤销东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兴安省政府和临时参议会以及兴安军区。紧接着,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总分会,中共东蒙工委改编为兴安省工作委员会,东蒙人民自治军改编为内蒙古人民自卫军,乌兰夫任内蒙古人民自卫军司令员兼政委,阿思根、王再天任副司令员。到1946年底,以王爷庙街为中心的党的各级组织基本建立起来,东蒙革命根据地进一步巩固、扩大和发展,以具备了成立内蒙古自治政府的条件。

经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批准,乌兰夫于1947214日,在骑兵1师的全力保护下,率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机关工作人员共40多人,抵达王爷庙街,于51日,选出乌兰夫同志为内蒙古自治政府主席、哈丰阿为副主席、特木尔巴根、朋斯克、阿思根等政府委员19人,博彦满都为议长、吉雅泰为副议长,由此我国第一个少数民族省级红色政权正式诞生。同时经中央指示、东北 局批准,成立了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统一领导内蒙古地区的各项工作。194912月,经中共中央批准,内蒙古工委改为中共中央内蒙古分局,内蒙古自治政府改成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乌兰夫在回忆录中曾经这样评价:“骑兵1师在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前后,他们出色地接应、护送代表和代表会议开会期间的警卫任务。同时,1师出席会议的代表,态度鲜明地站在党的立场上,对自治政府的胜利诞生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初期,正处于东北解放战争的前夜。当时东北战场国共两党的军事较量处于相持阶段,也是东北解放战争战略大反攻的准备阶段。内蒙古东部为东北解放区的侧翼后方。在根据地的建设中,其主要工作是建立和巩固各级政权,加强党的领导,肃清国民党残余势力和防范其再度渗入,清匪反霸,进行农区土改和牧区民主改革,加强民族干部培养,改造旧有军队,组织动员广大青年参军参战,进行民族自卫战争和支援东北解放战争。在抗日战争中后期,兴安老区在农区开展减租减息工作,只是劝说性的、局部性的,不具有规定性,而在1946年抗战胜利后,兴安盟各级党组织相继建立,特别是兴安盟中心旗委成立后,全盟开展减租减息工作是全面的、彻底的,真正为全区乃至全国土地改革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194711月至19484月,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兴安盟在农区改革的同时,在牧区也率先进行了民主改革,通过在乌兰毛都努图克牧区进行试点,创造了民主改革的成功经验,即由乌兰夫同志提出的“牧场公有,自由放牧”、“不斗不分、不划阶级”和“牧工牧主两利”的政策。后来,党中央将这一兴安盟实行民主改革的成功经验和做法,推广应用全国其他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实行。经过土地改革、民主改革从根本上调动了全盟广大农牧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积极性,生产生活得到了很快发展,为保卫胜利成果,全盟共有 8700多名青年踊跃参军参战,大力支前,有力地支援了东北解放战争。自19475月内蒙古自治政府建立到1949年上半年仅两年的统计,除12师在辽沈主战场歼敌外,还包括345师和军区直属警卫团在平津承担战斗任务的内蒙古人民解放(自卫)军共作战260余次,毙、俘敌1900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8560余件。此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的策应下,解放了内蒙古绝大部分地区,还剿灭了流窜内蒙古草原名目繁多的土匪,为保卫和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做出了特殊贡献(引用书目乌兰夫传19061988中央文献出版社第227页)1948年内蒙古人民自治军改称为内蒙古人民解放军,19495月,内蒙古人民解放军正式并入中国人民解放序列,下辖5个师,隶属内蒙古军区。从1946年到新中国成立前,仅骑兵12师就为其他部队和地方政权建设培养输送骨干力量780多人。

(四)

关怀扶持老区发展。从19475月内蒙古自治政府在乌兰浩特成成立到2012年,经过65年建设,兴安盟老区各族人民在党的民族区域政策的光辉照耀下,经济社会有了长足的发展,社会生产力得到新的解放,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到2012年末,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85.16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114.58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149.24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121.34亿元,在地区生产总值中,一、二、三次产业比例由上年的31.5:36.532.0调整为29.838.7:31.5,实现地方财政总收入40.37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103元,农牧民人均收入5064元。但由于兴安盟地处偏远,区划变动频繁、经济基础差、重点项目投入少、自我发展能力长期不足,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致使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了较大的影响。按着国家新的贫困标准统计,2012年全盟农村贫困人口还有42.6万,占农业总人口的38%,蒙古族人口的85%。此外,全盟享受低保户的居民19.4万,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低于8000元的有24万,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居民人均收入同全国、全区相比都是较低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以及自治区领导对兴安盟老区发展极其重视和关怀,先后有乌兰夫、李富春、陶铸、布赫、董必武、叶剑英、胡耀邦、李鹏、朱基、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白立忱、陈奎元、乌云其木格、胡春华、王军、巴特尔等150多名党和国家及自治区领导人来兴安盟革命老区进行工作考察调研,在诸多方面给予了支持和帮助,有力地促进了兴安盟老区的发展。为了彻底解决兴安盟老区的脱贫致富问题,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从2006年开始,要求自治区137个厅局对兴安盟实行对口帮扶,并决定将帮扶时限延长到2015年。2006年兴安盟委、行署组织有关部门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着手向自治区人民政府请示申报革命老区的确认工作。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会议研究,使兴安盟6个旗县市两次被自治区人民政府确认为革命老区旗县市,并逐一向国家财政部、民政部、扶贫办和老区建设促进会进行了备案。20071114日,内蒙古人民政府内政字[2007]264号确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科右前旗、阿尔山市为革命老区。20081016日,自治区人民政府又以内政字[2008]207号文件确认突泉县、扎赉特旗、科右中旗为革命老区,至此,兴安盟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整体纳入革命老区。从2009年开始,全盟6个旗县市被列入自治区重点扶持的老区旗县市,由自治区财政厅给予安排专项长期扶持资金500万元,纳入财政基数,按年度如期拨付。到2012年仅此一项扶持资金就达到1.2亿元,对于发展革命老区兴安盟 “一村一品”项目,起到了很好引导和示范作用。

2011年自治区党委、政府带着责任、带着感情,带着政策,进一步加大了对革命老区兴安盟的扶持力度,建立了自治区内部对口帮扶机制,在137个厅局继续对口帮扶兴安盟的基础上,并决定鄂尔多斯市对口帮扶兴安盟,开始在基础设施和产业培育上给予投入,引导有关企业进驻工业园区,已在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方面给兴安盟注入了新的活力。特别是在2011年在自治区党委、政府、国家发改委、国务院扶贫办及自治区发改委、扶贫办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兴安盟6个旗县市被列入大兴安岭南麓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还有扎赉特旗、科右前旗、科右中旗、突泉县、阿尔山市纳入国贫县,乌兰浩特市纳入区贫市。20121028,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国开办发[2012]89号批准印发了《(20112020年)大兴安岭南麓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决定在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改善基本生产生活条件、实现人员就业和人力资源开发、加快社会发展与公共服务、改革创新、政策支持、组织保障等方面给予更大更多差别化扶持和帮助。所有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和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兴安老区人民的特殊关怀,这对于兴安盟在短时期内全面消除贫困现象,特别是大幅度增加农牧民收入,逐步缩短同全区、全国先进地区的发展差距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坚信,党和政府不会忘记兴老区人民对历史的卓越贡献,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必将不断加大政策资金投入力度,革命老区兴安盟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人民群众幸福生活指数将会越来越高,建设一个天蓝、地绿、水净、美丽与发展共赢的兴安家园,一定能够梦想成真。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牧区民主改革第一乡
Copyright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地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自治区党委旧址106/107室 联系电话:0482-8296039传真:0482-8296059 Email: jianfeng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