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区兴安盟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红色记忆» 革命老区兴安盟
追忆兴安著名抗日英雄丛世和牺牲始末
发布时间:2012-03-20
  

    1940年前后,也是抗日进入最困难的时期。东北抗联有一条由热河、白城子、王爷庙(今乌兰浩特市)、扎贲特旗、景星、李三店、甘南、布旗、阿荣旗、索伦、阿尔山一带的地下交通线。这条路大部份是山区,偏僻,树多,便于隐蔽。这里曾是兴安抗日英雄丛世和与敌周旋战斗的地方。丛世和于1895年生于黑龙江省洮南县。少年时因家境贫寒只读几年书,青年时代从事农业和打猎,1926年迁居扎赉特旗罕达罕。青年时期的丛世和对日本侵略者凶残行径就怀有极端的仇恨。1931年10江桥抗战爆发,为支援马占山抗日,他组织当地20多名爱国青年参加了马占山的队伍。江桥抗战失败后,他又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以后通过熟人认识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联络员赵玉珠,经赵玉珠的介绍他加入了东北抗日联军。1937年3月,赵玉珠把他介绍给抗联三路军总司令赵尚志,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丛世和作战机智勇敢,练就一身好枪法,能够独立完成战斗任务,深得赵司令员的赏识,1937年末,他被任命为东北第3路军3团1营营长。

  1938年11月,随着抗日斗争形势的日趋严峻,东北抗联队伍化整为零,以避开日军的围剿。丛世和受第三支队支队长王明贵的指令,回到家乡扎赉特旗罕达罕、巴彦扎拉嘎等地发动群众,扩充革命力量,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动员进步青年参加东北抗联队伍,秘密建立党员联络站,培养党的积极分子。1939年在音德尔、新林、罕达罕、巴彦扎拉嘎、胡尔勒、好力保、小城子、努文木仁、景星、龙江等地秘密成立7个党小组,发展党员12人,培养积极分子56人。在此基础上,组建了东北抗日联军第3支队扎赉特分队,这支分队共有77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迅速进军东北,扎赉特旗成为日本掠夺物资的重要来源地之一。1938年末,日本人在扎赉特旗建立了伪满旗公署,旗内实权掌控在日本人手里,旗长由日本人任命,听命于日本人差使。日本人在扎赉特旗第一任参事官叫土屋定国,第二任参事官叫阿部虎男,第三任参事官叫伊滕茂雄。在丛世和积极活动及组织领导下,抗日联军第3支队扎赉特分队广泛联系和发动群众,抗捐抗税,坚持同日本参事官操纵下的伪旗公署斗争,使驻扎旗日本参事官每日胆战心惊、昼夜不得安宁,对丛世和更是恨之入骨。1940年6月4日,由丛世和亲自指挥了碾子山战役(俗称石砬子战役或碾子山堡战役),俘虏30余名日本兵,端掉日本鬼子三个炮楼。1940年7月,丛世和接到司令部的命令,甘南镇有日本小野在此建立了“关东军司令部”,要消灭他们。丛世和通过密探获悉小野司令部军官经常到甘南镇的一个茶馆的喝茶,丛世和带领十余名抗联战士装扮成伙计,俘虏了小野司令,端掉了小野司令部。同年8月,又亲自指挥了朱家坎战役(即龙江战役)。丛世和开展的游击战接二连三的胜利,使其抗联分队威震华北,大大鼓舞中华抗日的士气。1940年至1941年,抗日分队在抗联三支队队长王明贵指挥下,丛世和带领的抗日分队,骁勇善战,在碾子山、扎兰屯、阿荣旗、北安、甘南、龙江、扎赉特旗、阿尔山、索伦、王爷庙街、突泉一带一面发动群众,一面开展游击斗争,不时给日寇以痛击,多次重创敌军,仅在1941年就取得28次战斗胜利和多次成功地偷袭了敌人营地和哨所,打死打伤日伪军300多人。为此,扎赉特旗抗联分队声名大振,敌人闻之丧胆。当时,日军齐齐哈尔警察厅在《重要事件概要》中惊呼:“王明贵麾下第一营长丛世和及部下70多人于北安打游击,活动于甘南、碾子山、龙江、扎赉特旗、景星等地相当频繁”。由此,引起了日本特务机关高度注意,采用收买汉奸的手段,秘密打进丛世和队伍。

  当丛动员早就相识的刘景兰加入抗联时,刘当即同意。殊不知刘早已投靠了日寇当了汉奸,是日军白城子宪兵队特高系的密侦特务。刘将此情报秘密报给白城宪兵队小门部长,敌特喜出望外,指示刘伪装积极参加抗联。不久,刘景兰就摸清了情况,然后配合日军将丛世和诱至泰来县城内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丛的交通员、联络员傅海君、李春和、包忠信等人。随后日军白城子宪兵队根据刘景兰的情报将丛的部下及其所联系的在各地的抗日人士70余人相继逮捕。

  丛世和等人被捕后,先在白城宪兵队关押,后来转到齐齐哈尔监狱。日寇为消灭这一带的抗日武装力量,对丛世和等人多次审讯,严刑拷打,威胁利用,丛坚贞不屈,于1943年3月26日被日军枪杀,时年49岁。因此事件系日寇白城宪兵队和汉奸刘景兰所为,所以后来称之为“白刘”事件。解放后,民族败类刘景兰被政府处决。

  “白刘”事件中景星县境内与之有联系先后被捕的的有街基屯李湖、北沟屯许振生、二龙山屯李春和;侥幸逃脱的有长发屯张泮、后王里堡屯张展英等。

  李湖,是景星街基村远近闻名的大财主,有耕地千垧以上,他与从世和联系比较密切。伪康德8年(1941年)秋,李湖家来了一个30岁上下姓胡的人,此人长瓜脸,中等身材,挺精神,名义上给李家扛活(当长工),实际是丛世和安排在李湖家的联络员,观察日伪动态、收集情报,给西山里抗联战士筹集过冬的衣服等给养。因李家长工多,为防止走露风声,经常秘密联络,约定时间在景星城东门外四华里左右的县道旁开会。参加的有街基屯李湖,北沟屯许振生,长发屯张泮,后五里堡的张展英等。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商议通过可靠亲友串联秋天打场脱谷时,想办法藏点粮食,不能全部被日本鬼子“出荷”拿走。二是动员几个种地多的当地财主拿出一些“配给布和棉花”,给抗联战士做冬衣。布和棉花凑齐后,由姓胡的长工偷着运到山里转给抗联了。后来此事被日本鬼子发觉。1942年冬,农历十一月初,一个日本宪兵带几个便衣特务,先将街基屯的李湖逮捕,推上汽车,然后又到北沟屯抓许振生。许振生没在家,把他父亲许德昌绑走。这两个人均被关进昂昂溪监狱。几天后许振生知道了,怕其父亲年迈遭罪,主动投案将他父亲换回。据许德昌回来说,他们在监狱分别关押,分头审讯,罪名是反满抗日,与姓丛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员有联络,在县城东门外秘密开会,给抗联送布匹,还给国事犯担保,对抗县公署等。不承认这些罪状就严刑拷打,不久送到日本人直辖的关押重犯的白城子监狱。这里看管更严,用刑更残酷,除过电、灌凉水外,还用麻袋把人装起来,捆上袋口,从高处往地下摔。不几天李湖就被折磨死了。

  在伪康德9年(1942年)腊月二十四日下午,李家接到白城子一封电报,内称“李湖已死,速来人领尸”。尸体运回后警察对家属仍继续监视,经常突然闯进搜查。家人每天提心吊胆,寝食不安。

  再说许振生,他到昂昂溪将父亲换回后不久,也被送到白城子监狱。在昂昂溪和白城子这两个地方均遭酷刑逼供,遍体鳞伤,多次休克。最后以反满抗日罪判处10年徒刑,送到齐齐哈尔市火磨(今制粉厂)附近的一个监狱中关押,在凌辱折磨中于1942年冬死在狱中。直到1943年春节后,许家才听到消息,经多方询问,被告知埋在齐齐哈尔市北郊两半屯坟地,家人到那后发现许振生被秫秸炕席卷着埋在一个大土坑里。此坑内有许多被埋的死人,尸体一个压一个,有几层,得扒拉着找。每个尸体的胸前和胳膊上都有名签,加之,许振生的两个耳朵早年被土匪“绑票”(作人质)时割掉了,特征明显,容易辨认,所以很快找到了。

  许振生的长子许世忠,也因此事受株连。他正在当警察,由于许振生案件的影响,日本人对他不放心,便以其吸鸦片为由撤职了。

  警尉补王治洲,曾任县城北门警务所长,为人忠厚、正直,对日寇残酷迫害中国人不满。工作不积极,在其管辖的警区内对过往行人、车辆等检查的不认真,当地百姓称他为“王老好”,在这次事件中为许世忠的遭遇鸣不平,说了几句公道话,日寇便以“消极怠工,包庇坏人,对帝国不忠”的罪名被撤职查办,关在景星县监狱,受尽折磨,奄奄一息,保外就医死在家中。

  在李湖、许振生被抓后不久,日本宪兵又以反满抗日的罪名逮捕了景星县有几千垧土地的头号地主李庆的四儿子李春和,罪名是反满抗日“要犯”丛世和的同伙,多次参加抗日活动,因此,送到白城子日本宪兵队的监狱关押。因该家势力大,上面有人活动,折磨较少,被判了有期徒刑,,1945年“八·一五”光复时才放出来。

  与此案有关的长发屯张泮、五里堡屯张展英俩人闻讯后逃往外地,方免遭罹难。

  这个时期,景星县西兴降川的大粮户张鹏也险些落入虎口。继日本人逼迫李湖出巨资买大景星山、逼迫城东富户刘五疯子花巨款买雅鲁河大桥之后,又强令有300多垧耕地的张鹏用高价购买小景星山。他说买不起,日本人给他扣上对抗县公署、反满抗日的帽子,听到消息后连夜逃走,跑到山东省农村亲属家躲藏,才幸免于难。

上一篇:中国牧区民主改革第一乡
下一篇: “中村事件”之后关玉衡及其家人的命运
Copyright (C)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地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自治区党委旧址106/107室 联系电话:0482-8296039传真:0482-8296059 Email: jianfengyj@163.com